<meter id="tzyhp"></meter>
<tbody id="tzyhp"></tbody>

<i id="tzyhp"><address id="tzyhp"><del id="tzyhp"></del></address></i>

  • RSS訂閱 | 匿名投稿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相關知識 > 正文

    窗子的文藝范兒(半日閑譚)

    作者:habao 來源: 日期:2019-5-6 1:22:57 人氣: 標簽:關于松竹梅的古詩

      此外,還有冠以松竹梅等各種雅稱的窗子,從中可見古代文人的雅致。如出現較多的竹窗!俺圯y川寺,竹窗東北廊。一別十余載,見竹未曾忘!保ò拙右住吨翊啊罚奥稓庵翊办o,秋光云月深!保R戴《新秋雨霽宿王處士東郊》)

      大凡有過看房買房經驗的人,對一個詞都不會陌生,叫“明廚明衛”。何謂明廚明衛?有窗子是也。廚衛本非一定需要明亮的地方,可一旦有了窗子,身價馬上就不一樣了?梢,窗子的重要。

      窗,在建筑學上是指墻或屋頂上建造的洞口,用以使光線或空氣進入室內!按啊北咀鳌皣琛,即在墻上留個洞,框內的是窗欞,可以透光,也可以出煙,后加“穴”字頭構成形聲字!墩f文》說:“在墻曰牅,在屋曰囪。窗,或從穴!

      一扇窗子,其功用是實實在在的,從古代的“當窗理云鬢,對鏡貼花黃”到現代的“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裝飾了別人的夢”,從引入光線,到凝聚視線,窗子成了人們文學表達中目光投注的重要場域,無論是帶給全世界讀者無數笑聲和的《窗邊的小豆豆》,還是上世紀70年代轟動華語文壇繼而捧紅一代偶像林青霞的《窗外》,作者都直接選取了窗的意象作書名。在近四十年后,轉而開始寫作的影星林青霞出版了她的第一部散文作品,取書名《窗里窗外》,可見與“窗”的難舍情緣。

      人與窗的情緣,說來古已有之!斑B宵風雨惡,蓬戶不輕開。山似相思久,推窗撲面來!边@首《推窗》是清代乾隆年間極負盛名的“性靈派”詩人袁枚的代表作。本來不經意的一件事,下雨,關門,開窗,在才子袁枚的筆下,卻極富韻味。整夜的,當然就不能開窗了。而主人和青山卻因此“相思日久”,待天亮雨停,主人剛一開窗,青山就撲面而來。一個“撲”字,勾畫出“我”與“山”、“山”與“我”的相知相惜,而窗,則是“我”與“山”聯接的重要“媒介”。

      袁枚是性靈派創作理論的提倡者。性靈即性情也。他以為“詩者,人之性情也,性情之外無詩!庇终f:“凡詩之傳者,都是性靈,不關堆垛!

      而詩人內心的聲音、性情的流露,很多時候竟是透過“窗”這一與聯接的獨特空間流淌出來。中國詩人非常喜歡從窗中覽景!盎浯簾o語,春歸鳥自啼。多情是蜂蝶,飛過粉墻西!彪m然詩中無窗,但題目直取《書窗即事》。這是宋代詩人朱淑真的一首五言絕句,書窗即事,即書窗外的事物寫成詩。這是典型的窗中取景。

      “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客來夢覺知何處?掛起西窗浪接天”,在這里,窗子又超越了簡單的取景,帶給人們的是延伸了的廣闊空間。窗子,已成為遠放心靈的渡口。

      窗子的朝向在古人的詩中也有細致的區分。比如南窗。晉陶潛 《問來使》詩:“我屋南窗下,幾叢菊!蹦洗跋玛柟獬渥,種竹種菊自然要在南窗下了。當然也有北窗。唐陳子昂《群公集畢氏林亭》:“默語誰能識,琴樽寄北窗!碧评畎住稇蛸涏嶄嚓枴罚骸扒屣L北窗下,自謂羲皇人! 羲皇,伏羲。羲皇上人,伏羲以前的人。指生活清閑自適。原來“北窗高臥”“北窗眠”,皆因暑熱季節“北窗涼”啊。

      最有名的西窗當屬李商隱的那句“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凹魻T西窗”具體細膩而又無限傳神地描繪出了巴山夜雨之時詩人對妻子的思念之情。

      而西窗下最深的嘆息,則是宋朝詩人黃庭堅在《窗日》中感慨時光飛逝如過隙之駒:“嘆息西窗過隙駒,微陽初至日光舒!

      獨酌感懷也多選在西窗?搓懹蔚摹段鞔蔼氉谩罚 “卻掃衡門歲月深,殘骸況復病交侵。平生所學為何事?后世有人知此心。水落枯萍黏破塊,霜高丹葉照橫林。一樽濁酒西窗下,安得無功與共斟?”

      西窗日影斜?偛米鐾炅粼谒眢w里人在家中,西窗是最能感受一天結束、時光流逝的地方,古詩窗之下的人生感懷自然最多。

      此外,還有冠以松竹梅等各種雅稱的窗子,從中可見古代文人的雅致。如出現較多的竹窗!俺圯y川寺,竹窗東北廊。一別十余載,見竹未曾忘!保ò拙右住吨翊啊罚奥稓庵翊办o,秋光云月深!保R戴《新秋雨霽宿王處士東郊》)

      還有梅窗!澳洗拔輸甸,一點陽和生。枝上雪妝瘦,墻頭風作清。霜天酒自暖,月夜夢難成。何處人吹笛,黃昏送幾聲! (白玉蟾《梅窗》)

      松窗,臨松之窗,多指別墅或書齋。唐代顧況《憶山中》詩:“蕙圃泉澆濕,松窗月映閑! 宋代辛棄疾《賀新郎·題傅君用山園》詞:“堪笑高人讀書處,多少松窗竹閣! 清代吳偉業《海虞孫孝維三十贈言》詩之三:“松窗映火茗芽熟,貝葉研朱梵夾成!

      一扇扇窗子,如同一室之眼睛,透過它人類足不出戶可以感受四季變換,而春風秋月經過一扇扇窗子的“剪裁”與濃縮,又在人類的舉頭低眉之間,映照出的諸般感懷來。而在后人那些綺麗的愛情篇章里,窗,也從未缺席。

      艾青的這首《窗》,在艾青的詩的叢林中,閃耀著別樣的光彩。因為這是詩人非常少見的一首愛情詩,寫于在常州任教時期,發表于1936年12月《新詩》月刊一卷三期,署名:莪伽。

      在這樣綺麗的日子/我悠悠地望著窗/也能望見她/她在我幻想的窗里/我望她也在窗前/用手支著豐滿的下頜/而她柔和的眼/則沉浸在思念里/在她思念的眼里/映著一個的天

      那天的顏色/是夢一般青的/青的天的/浮起白的云片了/追蹤那云片/她能望見我的影子/是的,她能望見我/也在這樣的日子/因我也是在/她幻想的窗里的

      這里,窗子成了鑲嵌思念的畫框。從“我悠悠地望著窗”開始, “我”在“幻想的窗里”,望見她也在窗前思念“我”!拔摇蓖,不僅望見了她在我幻想的窗里,而且望見了她的眼睛,望見了她眼里的天空……

      劉熙《釋名》說:“窗,聰也;于內窺外,為聰明也!币簧却白哟蜷_一個世界,每一扇窗子都非同一般。

       文章來源于850游戲博貝棋牌

    讀完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網址:
    下一篇:沒有資料
    顺丰彩票开户